周口新聞網,每日更新最新周口新聞! 收藏本站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綜合新聞 >

羅一笑走了 這個世界的猜忌與焦慮依然如故

標簽:自己 沒有 一個 這個 不相  日期:2017-01-01 03:08
在這個世界里,中午吃飯間隙看了眼手機,也不排除很多人對羅爾的處境本身產生共鳴和同理心——這樣的處境,甚至退出網絡世界,但作為一個潛在消費者,因為畢竟我并沒有去打賞羅爾的文
羅爾的女兒羅一笑

  在這個世界里,我們不相信沿街乞討的是真正的窮人,不相信一個沒有背景的女演員可以當大片的女主角,不相信當街攔路的是真正的警察,不相信進足療店的人是真的去洗腳。因為不相信才是常識,相信才是傻子。

  中午吃飯間隙看了眼手機,有公號剛好發推送:羅一笑走了。

  質本潔來還潔去。對于羅爾一家來說,有些事情可以劃上句號了,比如,他們不需要面對曠日持久的治療引發的經濟困境,不需要再被輿論逼著去賣房救女……

  只是,在輿論層面,羅爾事件仍然無法劃上句號,比如,關于羅爾宣稱女兒遺體捐獻的聲明,仍然掀起了強烈的質疑。雖然羅爾作為一個父親在此時的悲傷情緒被一再渲染,但質疑羅爾行為的人,絕不會因為羅一笑的去世而改變看法。

  羅爾事件,注定會成為研究中國輿論場的一個典型案例。它典型到什么程度呢?首先,無論羅爾的質疑者還是支持者,都占據著一個絕對正確的常識高地。其次,當羅一笑去世的消息傳來,即使你是莎士比亞,也不知道該把這個故事寫成悲劇還是寫成喜劇。

  誰都沒能救活她,可她的去世,救活了很多人。

  羅爾的焦慮?

  羅爾錯了嗎?這簡直是一個天問。因為對和錯似乎都是正確答案。

  羅爾雖然在《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中隱藏了自己三套房的經濟狀況,在社保報銷情況上也有故意賣慘之嫌,但是他的文章本身并不是募捐貼,作為一個資深媒體人,他深諳如何把感情包裝在文筆中的訣竅,他設置打賞,是希望讀者被感情打動而買單。

  把才華、文字、見識、顏值等信息包裝成商品出來賣,在自媒體時代,大家都在這么做,羅爾所作的并沒有越過這個界限。有人賣機靈,有人賣刻薄,他為什么不能賣焦慮賣愛心?我愿意相信,雖然有著募捐的效果,但羅爾并沒打算把自己的行為單純設定為募捐,所以,他才會說出“體面”這個詞來。

  但是,從讀者的角度看,一部分人確實被那種父女之情感動得稀里嘩啦,毫不遲疑地按下了打賞鍵,而這部分人,是并不受輿論反轉影響的——花錢買“一笑”可以,買“一哭”為什么不行?

  但還有一部分讀者的打賞,既不是被感情所打動,也不是被文筆所吸引,他們看完貼子的直接感受是:這個孩子看不起病了,好可憐,就幫她一把吧。而且,也不排除很多人對羅爾的處境本身產生共鳴和同理心——這樣的處境,每個人都可能遇到,誰都希望在這種時候,有人能幫自己一把。

  于是,當羅爾有三套房和社保報銷額高達80%的事實被揭露出來后,后一部分讀者的失望甚至憤怒不難理解。

  舉個不甚恰當的例子,一個長相丑陋的男子娶了一個女明星,男方一直認為女明星嫁給他是贊賞他的才華,但實際上女明星是誤以為他很有錢。于是,當女明星發現該男士只是個假富豪真馬仔的時候,理所當然是要離婚的。

  還有一件與此類似的事件,是一位知識分子在出國之前在網上賣自己的藏書,一群書迷因為信任他的品位而紛紛下單。最終,他被揭發賣出的不僅是自己的藏書,還有很多臨時買來湊數的新書。于是,一件雅事轉變成了丑聞,這位賣書的知識人,不得不宣布退款,甚至退出網絡世界。

  從這個邏輯推下去,羅爾事件,不過是一場涉及到退換貨的交易糾紛,而賣家羅爾,涉嫌故意隱瞞了商品包裝上的一些關鍵細節。羅爾可以退款,可以挨罵,但賣文求賞本身是沒有錯的,而且文章確實寫得動情感人。

  我無法評價作為父親的羅爾,這只有羅一笑和她的異母哥哥有話語權。但作為一個潛在消費者(因為畢竟我并沒有去打賞羅爾的文章),我給羅爾的評價是一星差評。他不是一個可靠賣家,或者不是一個誠信的賣家。他也許談不上可恥,但也不是一個多么有節操的人。

  我不認同羅爾,但我理解他,理解他的處境。

  中產的焦慮

  社會動蕩最容易在什么時候發生?答:人民嘗到甜頭且不愿意放棄既得利益的時候。

  窮有窮的念想,富有富的篤定,最脆弱最彷徨的,是可進可退的中間層。

  在關于羅爾處境的分析文章中,中國中產階層的脆弱已經是老生常談:不管你是三套房或幾百萬身家,一場大病就瞬間打回原形。更不必提什么70年大限和法治保障,就看北京霧霾天,特別有錢的和特別沒錢的都顧不上抱怨,天天在朋友圈抱怨天氣卻掏不出錢來移民的,多半都是中間階層,可能比羅爾還有錢。

  我曾經因為羅爾在接受采訪里提及深圳的房子要留給兒子、東莞的房子要給自己養老這樣的話而義憤,但結合羅爾的家庭狀況看,他與前妻協議房子要歸兒子所有的承諾,并不能簡單因為羅一笑的病而失效,所以這可能并不僅僅是出于重男輕女的考慮。

  而養老,確實也是所有中國人心里最沒有底的事情之一,這直接導致網絡上一提養老話題總能成為流量猛藥。

  最后,階層跌落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同時已經人過中年,還沒有特殊謀生技能。

  這種羅爾式的焦慮,在大城市可以說非常普遍。當中產脆弱遇到中年危機,如果再加上行業的不景氣,從衣食無憂到衣食無著,不過是一個字的差別而已。

  在質疑羅爾為什么不首先賣房救女的人中,僅從我的朋友群體看,持這種看法的年輕人可能更為激烈。也許,在他們看來,即使從中產跌到工薪,從工薪跌到底層,也沒什么大不了,人活著總可以繼續奮斗?墒,對于一個并沒有什么技術優勢的中年媒體人來說,羅爾對自己未來的掌控力,也許都比不上一個三線城市的國企員工。

  可是,我是中產我焦慮,即使寫得再天花亂墜,也是沒辦法換來捐款的。

  比起真正底層和工薪,中產的焦慮仍然是種奢侈品。羅爾如果在貼子中公布了自己的財產收入狀況,他收到的打賞能不能過萬,也許都是問題。

  全民信任的焦慮

  無論羅爾的行為多么正當,無論羅爾的處境多么值得同情,作為一個并非最需要接受全民捐助的家庭,他的影響力一旦達到全民關注的量級,引爆輿論爭議,甚至全民討伐,其實并不奇怪。

  何況,從羅爾的財產狀況到財富分配,也少不了媒體碎片解讀的推波助瀾。比如羅爾接受采訪時曾經說,他們只關心我有沒有三套房,沒人關心我的孩子死活。這句話引得輿論大嘩——沒人關心孩子,那幾百萬捐款是從哪里來的?盡管后來羅爾解釋說,他說的并不是網民,而是那段時間騷擾他的記者們?蓪λ墓粼缫唁佁焐w地。

  總之,當整個故事被解讀為一個在大城市有三套房的資深媒體人騙捐時,這很容易讓人想到某些類似的社會不公正現象,比如被有錢有門路的人占據的經適房名額等,這種對于貧富倒掛的渲染,是激發憤怒的極好素材。

  捐錢給人家買第四套房這樣的笑話,就像被賣了還給人數錢一樣,用自己的愚蠢,反襯這個世界的荒謬與不可信任。

  在這個世界里,我們不相信沿街乞討的是真正的窮人,不相信一個沒有背景的女演員可以當大片的女主角,不相信當街攔路的是真正的警察,不相信進足療店的人是真的去洗腳。因為不相信才是常識,相信才是傻子。

  一個郭美美,讓給紅會捐款到今天都是個笑話,證明了上層體系的信任崩塌;一個三鹿奶粉,讓整個國產奶粉行業的污名到現在還沒洗清,證明了商業體系的信任崩塌——連馬桶蓋都要買日貨了;一個轟動京城的嫖娼事件,造成的信任崩塌更是無法估量。

  那么,一個羅爾,改變的會是什么?慈善捐助?民間互助?人與人之間,還有沒有點基本的信任了?對羅爾的質疑聲之所以如此猛烈,就是因為對于上面一圈兒問題,答案仍然在風中。

  想起一個笑話,中國四大名著,《紅樓夢》證明親戚是靠不住的,《水滸傳》證明兄弟是靠不住的,《三國演繹》證明盟友是靠不住的,《西游記》證明神仙也是靠不住的。

  看,信任,可從來不是中華文化的精髓呢。

  在羅一笑去世消息傳出之后,有人感嘆說,孩子,希望你別再投胎到這個冷酷世界了。

最近更新
熱門排行

http://cs1j.com/傳世私服 http://www.btfcs.com/傳世sf http://www.qpcsw.net/傳奇世界私服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