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資訊網,每日更新最新周口資訊! 收藏本站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扶溝資訊 >

父親的解放獎章

標簽:我們 當時 父親 解放 獎章  日期:2020-07-30 15:13
我珍藏著一枚金質獎章——中華人民共和國解放獎章父親因文化低,于1958年他39歲時轉業到山東省齊河縣水利局工作,主動申請讓我母親及我兄妹三人由城市戶口轉為農業戶口,人們對

 

我珍藏著一枚金質獎章——中華人民共和國解放獎章。這是我父親的遺物,是他獲得的唯一國家級獎勵,也是他一生中最高的榮譽。

 

 

我的父親郭松林,1945年參加八路軍,解放戰爭中在陳毅司令員指揮的第三野戰軍當兵,先后參加了淮海、渡江、解放上海等戰役,5次立功。全國解放后,他被調到濟南軍區后勤部七八九軍需倉庫任運輸助理員,期間,因多次出色地完成軍需物資調運任務又3次立功。1955年,父親被授予中尉軍銜。這枚解放獎章,是1956年3月由濟南軍區頒發的。據有關歷史資料顯示,解放獎章,是1955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一項決定中,關于對解放戰爭時期參加革命武裝斗爭、功勛卓著的人民解放軍指戰員進行表彰其中的一種獎勵。獎章證書為紅色硬皮小本本,封面正中國徽圖案的下方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獎章證書”幾個字;內瓤父親的照片上蓋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鋼印;獎章號碼是65504,命令發出時間是1956年3月15日,命令編號為濟獎字014號。

 

父親因文化低、任職年齡偏大及身體狀況不佳等原因,于1958年他39歲時轉業到山東省齊河縣水利局工作。父親十分珍惜他的榮譽,把聽黨的話、服從國家利益放在首位。三年自然災害時,他響應黨的號召,主動申請讓我母親及我兄妹三人由城市戶口轉為農業戶口,以減輕國家負擔。1966年,因他體弱多病,組織上批準他退休,1982年4月改為離休。

 

為照顧我父親就醫及我們兄妹讀書方便,父親退休后組織上把我們全家安置在離老家6里的扶溝縣韭園鎮政府(當時稱公社管委會)所在地定居。當時文化大革命已經開始,因父親很早離家,又是從外省回來的,人們對他不了解,尤其是學生紅衛兵,看他不工作還要領取高于當地多數在職干部的工資(退休金),便以不勞而獲為由要對他審查。開始父親還不以為然,后來紅衛兵們鬧得很兇,要搜查我家,看有無可疑的東西。他們搬走了父親的半導體收音機,懷疑是電臺,最后從父親的箱子底層搜出一個紅布包,展開一看,是父親的預備役軍官證及一枚解放獎章和幾個功勞證書。父親誠懇而又嚴肅地對紅衛兵們說,收音機你們可以拿去聽,但這些東西你們不能動。幾個紅衛兵頭頭耳語了幾句,也許是出于對立過戰功的人的敬仰,馬上改變了態度。他們最后把收音機也還給了我們,此后再沒來糾纏。

 

父親雖然身體不好,但他從不愿閑著,每天都背一個糞筐,沿路拾糞。糞筐滿了,遇到集體的糞堆就倒,也不管是哪個生產隊的,直到病重,從沒間斷過。父親從不向外人炫耀自己光榮的過去,因此,很少有人知道他是功臣,只知道這個甘盡義務的拾糞老頭,曾經在人民軍隊里當過兵。

 

父親十分懷念他的軍旅生活,始終把自己看作是軍人。自轉業后,一套50年代的人字呢尉官服,只在每年的“八ー”建軍節時才穿一天,過后又整整齊齊地疊放好,直到1982年6月病故。臨終前,他對我母親說:“把那套軍裝作我的送老衣裳吧,我還是個軍人”。他讓我母親把他的功勞證逐一拿給他看,每次看到解放獎章他都異常地興奮,久病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有時眼角上還掛著淚珠。父親對我們說:“和犧牲了的戰友們比,我是幸運的。這功勞和榮譽不只屬于我個人。我死后,你們只要生活上過得去,就不要給組織添麻煩。”父親病故后,我母親一直是按有關規定領取遺屬補助,從沒有向政府要過任何特別照顧。

 

父親離開我們整整38個年頭了,他當時的年齡并不算大,只有63歲,是胃癌奪去了他的生命。他知道癌癥在當時是不治之癥,不愿多花國家一分錢,只在安陽腫瘤醫院治療一個月,就讓拿了一點藥回到家靜養。父親從查出病到故去還不足一年的時間。

 

父親病故后,我去山東姥姥家省親,順便去了一次父親的老部隊、位于濟南市郊區的七八九軍需倉庫。一提父親的名字,我父親的老戰友、已經離休了的倉庫主任韓慶儀叔叔對我格外親切。他說:“你父親不僅在解放戰爭中是功臣,也是當時我們全倉庫干部中最優秀的一個。他工作踏實,忠厚能干,是個老模范?姑涝瘯r你父親承擔著前線軍需物資的調度任務,有時任務緊了,他連續工作十幾天都不休息。我當時是醫生,他累得病倒了向我要幾片藥,仍不下崗位。”

 

父親一生沒有什么顯赫的職位,退休前只是行政19級干部。然而,他是滿足的,因為在他的生命里曾迸發過奉獻的火花,實踐了在硝煙彌漫的戰場上面向黨旗立下的誓言。

 

如今,父親的解放獎章由我收藏著?吹剿,我就想起父親,想起我小時候他給我講過的那些他和他的戰友們為著共和國的建立拋頭顱、灑熱血的戰斗故事。我要把它作為傳家寶,以激勵自己,教育后代。

 

今年的八月一日,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3周年紀念日,我寫了此文,以示對我父親的懷念。           

 

作者   郭建華

 

最近更新
熱門排行
推薦閱讀